开年遭遇地震,成都还安全吗?地质专家这样解

开年遭遇地震,成都还安全吗?地质专家这样解

时间:2020-03-26 11:07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川报观察记者 陈婷

据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,2020年2月3日2月3日00时05分,在成都市青白江与金堂交界处((北纬30.74度,东经104.46度))发生5.1级地震,震中位于龙泉山断裂带北段。

这场在春节期间突如其来的地震,再次引发了由成都人民主导的一场“段子剧”。不过,笑过之后,朋友圈发起了另一波刷屏:寻找此次地震的前世今生。这波刷屏,归结起来就是两个问题:这次的地震是咋个回事?成都还安全不?

2月4日,记者采访了四川省地质调查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、省政协委员付小方,请她来为大家释疑解惑。近年来,在龙泉山断裂带开展地质调查是付小方的主要工作之一。

(一)这次地震与汶川大地震有关系吗?

付小方:成都平原(盆地)东部边界属于龙门山活动断裂带的安县-灌县(都江堰)前缘断裂,西部边界为龙泉山活动断裂带,所谓“两山(断裂)夹一盆地(成都平原)”。龙泉山活动断裂带同时又是与川中陆内盆地的分界线。

“5·12”汶川特大地震是沿龙门山构造地震带发生,与龙泉山断裂带分属不同的构造单元,这次应该不属于汶川大地震的余震,可能是一次比较孤立的地震。

(二)龙泉山活动断裂带有什么特点?

付小方:龙泉山断裂带由龙泉山复背斜及其东、西两侧相对倾斜的龙泉山断裂带(龙泉山东坡断裂、龙泉山西坡断裂)组成,在地表总体走向沿北东20°~30°延伸。其中,西坡断裂带严格控制了成都平原第四系沉积的东界,总体表现为由西向东的逆冲,也有由东向西的对冲逆断层。东坡断裂的规模、变形强度比西坡断裂大,东坡断裂带应为龙泉山断裂带的主变形带,其动力来自西侧龙门山构造带向四川盆地的挤压。

(三)从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到此次青白江地震,人们感觉四川盆地好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。是这样吗?

付小方:“5·12”汶川特大地震至今已有10余年,按照“地震活动趋势和周期性”, 沿龙门山构造地震带的发震频率总体呈衰减趋势。

而龙泉山断裂带的近代地震活动总体以中、小地震活动为主。2月3日这次地震,是继1967年1月24日仁寿大林场5.5级,1969年2月24日金堂南4.3级,2001年5月31日双流仁寿间4.4级之后,发生的比较孤立的中等地震。

另根据断裂性质、应变测量、地震特点、GPS监测、氡气测量、活动断裂测年分析,龙泉山断裂带属于一条中等活动的断裂带,发震潜力预测为6-6.5级以下,构造稳定性属于次稳定级别。

(四)从地质角度看,成都平原安全吗?

付小方:近几十年的研究表明,成都平原及相邻地区地震的发生,主要由于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持续碰撞、挤压,松潘-甘孜造山带及其东缘的龙门山断裂带发生以大规模推覆-走滑和整体隆升为特征的陆内叠置造山作用所造成。从地震安全性角度分析:

(1)成都平原具中强震发生的构造地质条件,但龙门山构造带对地应力和地震波的积累和传播,具有阻挡和减缓作用。

成都平原区历史和现今的地震活动,除受龙门山构造带地震的波及和影响外,主要沿盆地及周边活动断裂发生,其活动性总体具有由西向东减弱趋势。如2008年发生的“5.12”汶川Ms8级大地震,震中位于龙门山构造带中段,距成都主城区约70km,但向成都市区方向,过安县-灌县断裂后地烈度快速衰减,除都江堰—绵竹一线遭受严重破坏外,成都主城区建筑物基本未遭受严重破坏,表明龙门山构造带的存在,对成都市所辖的成都平原活动断裂的活动性,以及地应力和地震波的积累与传播,具有十分重要的阻挡和减缓作用。

(2)区域深部物探和钻探资料表明,成都平原新生代沉积基底中发育的顺层滑脱层,可降低区域应变能的持续积累和突然释放的强度,从而减弱地震的震级和烈度。

据不完全统计,自942年11月至2008年12月7日的1066年期间,成都平原(盆地)及相邻地区,累计发生4级以上地震共约88 次,最大震级均不超过5.5级,其中半数以上地震是沿龙门山构造带与成都盆地结合地带分布,这可能是由成都平原(盆地)的上述特殊地质结构所决定。

(3)在成都市主要辖区及其周边地区,已发生的和潜在的中强地震,主要沿新近纪以来新构造运动所产生的活动断裂分布。

区内已发生的有破坏性的地震的震中,绝大多数均分布在活动性断裂带内,这与国内外调查统计结果基本一致。

对成都平原及邻近地区主要断裂(隐伏断裂)的活动性综合判别如下:龙门山前缘安县-灌县断裂活动性最强;龙泉山断裂带、大邑-竹瓦铺-绵竹隐伏断裂带、蒲江-新津断裂带活动性较强;新津 -德阳隐伏断裂、德阳-金堂隐伏断裂活动性较弱。

另,对于“成都盆地有巨厚的新生代松软堆积层覆盖,地震发生时能大量吸收地震波能量,可大大降低地震灾害对成都市及主要城镇的破坏”的认识,即地震的场区“盆地效应”非具有普遍意义,可能只有在前后震波振幅相互叠加抵消的特定条件下,才会出现的一种局部效应。

总的来说,成都平原因其所处地质构造位置和地质结构较为特殊,仅具发生≤5.5级或最大不超过6.0级地震的可能性。但这些断裂的活动性以及地震地质灾害的危害性不容忽视,在城市规划中,重大工程建设应按相应规范做好安全距离避让与抗震设计。

(文中图片由被采访者提供)